中国文明网主站  |  湖南联盟站    注册    登陆
首页->公民道德建设

岳阳退伍军人捐献器官挽救三人生命

来源:岳阳文明网 编辑:万玲 字数:2914

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医护人员向罗振鞠躬

  2002年,17岁的罗振当上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新疆疏勒县服役。2007年12月,罗振退伍回到老家务农,闲时帮父亲罗石奖在集镇上打理饭店生意。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6年3月的一天上午,正在忙农活的罗振,突然头部剧烈疼痛,既而晕倒在地里。 

  随后,家人陪伴罗振跑遍了各大医院。2016年5月,湘雅医院确诊罗振身患恶性脑胶质瘤。晴天霹雳一下击垮了这个幸福的家庭。

  医生宣布,罗振剩下的时间顶多半年。最担心的结果,偏偏就出现了;最不愿意的答案,偏偏就明朗了。不愿相信,不敢相信,又不得不相信!爱人小陈当场就瘫倒在地。尽管如此,家人还是没有放弃万分之一的希望,四处奔波寻医。毕竟是一个仅仅才走过32个春天的生命啊,太年轻!然而,事与愿违,病情丝毫不见好转,罗振的身子骨一天比一天消瘦。 

  2017年9月26日,已经被折磨得“皮包骨”的罗振,突然要爱人把父亲叫到床边来。父亲来后,罗振支开爱人,拉住父亲的手说:“爸爸,与您商量一个事。”父亲心里一紧,问道:“振振,什么事,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千万要想开点呀。”“爸爸,我没别的意思,我想做器官捐献。”“你为什么突然有这个想法?”“我当过兵,又是党员,考虑了蛮久,人是治不好了,器官还有用,可以帮助别人,在地方带个头,做点贡献。”虚弱的声音,简短的表达,罗振断断续续向爸爸说出了自己的心愿。

  在生命绝望的最后时刻,儿子毅然决定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那一刹那,父亲百感交集,欣慰又心痛,强忍着老泪点了点头:“你这么做是对的!”父子俩沉默了一会,罗振坚定地说:“爸爸,家里人肯定都反对,您老就帮我做通工作吧。”罗振知道父亲一向开明,在家族里威信高,他相信父亲能说服亲人,帮他了却心愿。

  果然如罗振所料,家里人对罗振捐献器官的事都一致反对。妻子小陈是最后一个被告知的,她心里一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一边哭一边心疼的数落起来:“你为什么这么傻,好端端的走不行,死了还要受罪……”罗振含着泪安慰她:“是我不好,丢下了你们母子。我走了,器官对我就没用了,能救别人一命,也是做了好事。”停了一会,他挤出一丝笑容接着说:“以后,只要他们活着,我就活着,就可以想你,想孩子。”小陈见丈夫这么说,也不好再埋怨。她终于明白,丈夫那天支开她,就是怕她一时无法接受,太伤心。 穿上军装是英雄,脱掉军装还是英雄!面对丈夫,她知道,唯一要做的、必须做好的就是化悲痛为力量,支持丈夫完成心愿,陪伴他开开心心走完最后的生命历程。

  罗振决定捐献器官后,罗石奖老人通过乡卫生院联系到岳阳市红十字会,很快签订了器官无偿捐赠协议,并积极配合医院做配型工作。为了尽最大努力成为一名 “健康”的捐献者,罗振把所有的抗癌药都丢了,针也不打,每顿饭都强迫自己尽量多吃一点,再多咽一点。每每看到艰难下咽的情景,妻子都微笑着鼓励他,把眼泪往肚里吞。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就悄悄的转过身擦一下。

  11月23日,罗振的生命进入倒计时,水都喝不进了,只能靠打点滴维持微弱的气息。3天后,救护车接走了昏迷不醒的罗振。

  11月28日晚,罗振进入脑死亡状态。29日7时10分至8时10分,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东院的医生护士们,面向罗振的遗体鞠躬默哀一分钟后,顺利进行了器官摘取手术。随后,罗振的一对肾脏和一个肝脏成功植入3位重症患者体内。

  年轻的罗振就这样走了,而素昧平生的3条生命却因为他的无偿捐献得以鲜活延续。

  罗振走了,给许多人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难忘的回忆。

  杨林乡战友姚细健讲述了他与罗振的兄弟情谊。罗振待战友如兄弟,只要谁有难处,都尽全力帮忙。二00五年农历六月初二,姚细健的父亲遭遇车祸去世。而姚细健正在野外训练,家人无法联系上他。当时,留守团部车场的罗振听到消息后,想尽办法联系上了姚细健。姚细健一回连队,罗振就把飞机票和3000块钱塞到他手里,安慰他坚强点,尽快赶回家。料理父亲的丧事期间,姚细健还多次接到罗振的电话,安慰他节哀,叮嘱他不能对车主做出过激行为。姚细健回部队后,还钱时才知道飞机票和3000块钱是罗振借了8个战友的工资卡才凑到的。危难之中,罗振的热心与爱心,无疑是失去至亲的战友走出痛苦的一剂良药。一张小小的机票,一个来自远在天山3400多公里外的安慰电话,古道热肠,情深义重。罗振永远是战友心中最好的兄弟!

  2007年12月3日,是罗振退伍的日子。退伍前,罗振放心不下老人,带领全班战士去看望。按照往常惯例默默的完成所有的“家务”后,罗振贴到老人身边告别:“阿大,我要退伍了,您多保重,以后,我的战友会照顾您的。”然后,他叮嘱战友们:“我回去后,照顾老人就由你们来接棒下去,哥哥拜托兄弟们了。”老人得知罗振要退伍,紧紧拽着罗振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嘴里不停的说:“巴郎仔,亚克西!”“巴郎仔,亚克西!”喊着喊着,竟然泪流满面……老人喊的“巴郎仔,亚克西!”用汉语表达是“小伙子,好样的”意思。平时相当健谈的老人,此刻,除了一遍又一遍念着“巴郎仔,亚克西!”外,竟然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老人的“词穷”正是罗振“视人民为父母,把驻地当家乡”的最好注脚!

  大爱无声。五年里,罗振默默地用无私的奉献和付出,书写了一位汉族小伙与维族老人的鱼水情深。

  12月1日,昔日的老师和初中同学校友100多人集体吊唁罗振。“豪情已向党旗宣,热汗曾经边塞洒,解甲归田,建家园创业,为公益倾囊,一片赤诚垂典范; 洞庭湖里汹波涌,宝塔镇中哀曲鸣,愁云罩惨,遍野寄哀思,群山皆俯首,万般无奈悼英年。”这是周振武老师送给罗振的挽联,字字催人泪下。“在这个正需要正能量的当下,他做了惊世创举,也为社会留下了伟大的精神遗产。他生的伟大,死亦伟大!”这是12班同学付神交发在同学微信群的赞誉之言,句句令人动容。

  罗振安葬后的第三天晚上,迟迟不肯入睡的8岁的儿子泽泽突然向妈妈说:“妈妈,要爸爸回来睡吧,他一个人在山上太冷了。”妈妈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哄着孩子:“泽泽乖,妈妈明天打电话给爸爸。”还有一天,上学的小泽泽忍不住问别人爸爸到底去哪儿了。别人告诉他到天上去了。放学后,泽泽来不及丢下书包就问妈妈:“妈妈,爸爸为什么去天上了?”妈妈又只得哄他:“爸爸在天上赚钱钱去了。”“那他过年回来啵?”“以后,泽泽长大了,爸爸会回来看你的。”小泽泽的幼稚天真里,本色的透露了无穷无尽的思念和盼望。而妈妈善意的“谎言”又流露了多少刻骨铭心的无奈与辛酸啊!

  罗振年仅32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017年11月28日。英年早逝,恨苍天太无情;无偿捐献,人间却有大爱。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岳阳市卫计委红十字会干细胞捐献工作站殷站长告诉我们,罗振是岳阳市第一例无偿捐献器官的退伍军人志愿者,也是岳阳市第一个在生前主动明确表达捐献意愿的志愿者。她在看望罗振时曾经说,罗振的家庭是一个有着满满正能量的家庭,罗振的捐献行为应该受到全社会的理解、支持和点赞,不能让英雄流血,还让英雄家属流泪。

  罗振的事迹感动了十里八乡,他的大爱善举流芳百世!(岳阳市文明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