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主站  |  湖南联盟站    注册    登陆
首页->讲文明树新风

岳阳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推进城乡协调发展

来源:岳阳文明网 编辑:万玲 字数:5610

岳阳市最先启动的“空心房”整治试点乡镇华容县治河渡镇紫南村集中建房点。吴巍伟 摄

君山区第六届油菜花节在良心堡镇开幕,4万亩成片油菜花香飘万里。图片来源:岳阳日报

临湘市通乡公路建设场景。喻天津 摄

  十里稻花香,千年农业新。湖鲜小镇、黄茶小镇、粽香小镇、甜酒小镇、竹器小镇……1.5万平方公里的岳阳乡村版图上,20个特色小镇星罗棋布。错落有致的别墅,四通八达的公路,川流不息的汽车,整齐排列的大棚厂房,守望相助的和谐村风,交织成一幅“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丽乡村新画卷。预计到2020年,这些特色小镇创建镇主导产业产值将超过170亿元,成为全市推动乡村振兴,实现岳阳“大城”时代城乡协调发展的强劲引擎。

  今年来,岳阳市委、市政府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摆在重要位置。市委书记刘和生提出,要一手抓农业产业化特色小镇建设,解决内在实力“强不强”的问题;一手抓农村“空心房”整治,解决外在形象“美不美”的问题,要让农民成为有奔头的职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市长李爱武指出,要强力推动农业产业高质量发展,切实让产业强起来、让环境美起来、让农民富起来。

  一年来,全市紧紧围绕市委“一三五”基本思路,在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注重“内外兼修”,结合各地实际,探索出一条实现融合转型发展,农民就地城镇化的新路子。

  农业产业化特色小镇建设解决内在实力“强不强”

  华容县三封寺镇泰和村5000亩标准化芥菜种植基地里,菜农们忙得火热。

  “今年开始种芥菜,收入是以前的3倍!”村民白湘池告诉记者,今年,在当地政府带动下,他开始尝试“豆角加芥菜”种植模式。上半年种豆角,下半年种芥菜,每亩收入预计可达9000元。一业兴百业旺,产业振兴,是乡村振兴的动力和基础。

  三封寺镇作为华容芥菜的产销大镇,正按照市委、市政府的部署要求,致力打造芥菜产业特色小镇。到2020年,这个特色小镇生产基地将达到1.5万亩,芥菜产业综合产值达20亿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超过2.5万元。

  “芥菜小镇”正是全市推进农业产业化特色小镇建设的一个缩影。现在,全市共有20个农业产业化特色小镇,创建镇主导产业产值均超过当地农业产值的三分之一,带动市级以上产业化龙头企业292家。

  市委书记刘和生说,岳阳的特色小镇建设,首要的、核心的标准是发展绿色生态农业,推动农业产业化,增强农业产业竞争力,上规模、上水平,为乡村振兴打牢基础、增添底气。要通过产业小镇,实现产业集聚,带动产业振兴,打造“鱼米之乡”升级版,促进农业现代化与新型城镇化融合发展。

  用改革的思路和市场的办法,全市农业产业化特色小镇建设,独辟蹊径,形成了鲜明的地方特色。

  产业业态有特色:每个特色小镇都是依托当地特色农业产业,有的甚至直接用农产品作为命名,如甜酒小镇、面筋小镇。

  发展机制有特色:在发挥政府作用的同时,积极引导工商企业、社会资本参与建设。如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农业产业化省级龙头企业——湖南新泰和绿色农业集团在长江南岸的君山生态风景区,投资2.8亿元,打造以瓜果蔬菜为特色的瓜菜小镇;湖南现代农业集团拟在岳阳县黄沙街镇投资30亿元,打造茶香小镇。目前,一些投资集团包括上市公司纷纷来岳考察,寻找投资机会。

  范围划定有特色:小镇辐射范围并没有局限于行政区域,而是根据产业布局需要划定——有的特色小镇以流域为辐射范围,如岳阳县的果浓小镇涵盖了新墙河流域的几个乡镇;有的特色小镇就在市中心城区,如南湖新区的茶韵乡镇。这样的设定,充分表达了小镇的创建以产业自身发展规律为主线的初衷。

  建设内容有特色:小镇建设内容除了产业要求,还明确了人居环境、基层治理、文化传承、文明新风等要求,实现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发展,与乡村振兴全面对标。

  湖南云龙菜业有限公司是入驻芥菜小镇三封寺工业园区的第一家符合国家环保标准的蔬菜加工股份制民营企业,因为产品质量过硬,新老客户的订单纷至沓来。今年仅用了8个月时间,就超过了去年的总产值。年底前,公司还将投入500万元新增2条生产流水线。

  龙虾小镇君山区钱粮湖镇原是国营农场,改制后,该镇积极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改变单一稻谷种植模式,发展“稻虾综合种养”,既保粮食产能,又保农民增收。通过核心区打造,带动周边50平方公里的相关产业发展,成为当地经济新的增长点。

  竹器小镇临湘市羊楼司镇竹业年产值达33亿元。该镇的竹木产业园将于今年底建成,可吸纳1万名能工巧匠进驻园区,实现10万劳动力就业,为脱贫攻坚和区域经济注入持久动能。

  “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平江县加义镇大力开发生态旅游产业,连云峡谷漂流、沱龙峡漂流和纯溪小镇已形成品牌效应,欢乐果世界、稻草人王国等生态特色项目初具规模,宜居宜业宜游的生态康养小镇已经起步。

  华容县种植芥菜的历史悠久,农民将收获的新鲜芥菜在农田旁挖坑腌制的酸菜味道鲜美,但导致了农田盐碱化。近年来,该县通过建设芥菜加工产业园,实现标准化生产,不仅彻底消除了农业污染隐患,“华容芥菜”还获得了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和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品牌价值评估8.77亿元,居全省第1位。

  特色小镇建设,直击乡村发展短板,现在,更具活力的农村产业体系已然成型。

  农村“空心房”整治解决外在形象“美不美”

  近年来,全市城乡建设用地需求每年在15000亩左右,而下达的用地指标不到5000亩。《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提出,乡村振兴重点要解决人的问题、钱的问题、地的问题。

  随着乡村振兴稳步推进,产业蓬勃发展,一个巨大的市场正在徐徐打开,众多产业将迎来全新的发展空间,如何让乡村故土重焕生机,成为最紧迫的议题。

  市委书记刘和生经过多次实地调研后提出:把“空心房”整治作为“先手棋”和“突破口”,以“小抓手”推动“大振兴”。在市委、市政府决策者看来,农村“空心房”整治切口虽小,但其意义和影响却十分深远——农村闲置农房放在那里任其破败是一个大问题,利用起来却是一笔大资源。农村“空心房”整治,撬动的将是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土地集约节约利用、危房改造、洞庭湖综合治理、脱贫攻坚、美丽乡村建设等一系列工作。

  市长李爱武要求,要把“空心房”整治与生态环境整治相结合,与规范村民建房相结合,与土地增减挂钩相结合,与乡村长效治理相结合,通过整章建制,形成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的岳阳经验和岳阳模式。

  今年2月,岳阳市出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三年(2018-2020)行动方案》和《岳阳市农村“空心房”整治实施方案》,按照“拆、建、管”并重思路,以农村“空心房”整治为抓手,推动生态修复、面貌提升、乡村振兴。

  “空心房”整治明确了“三重点”和“四纳入”。三重点包括:沿长江、湘江、洞庭湖等环境治理重点流域;已创建的国家级名镇名村、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示范村和美丽乡村建设创建村等重点片区;已进入规范村民建房“三个三”(3年建成300个30栋以上集中建房点等)范围的重点村庄。“四纳入”:一是无人居住的闲置房;二是破败不堪的危旧房;三是零星分布的零散房;四是乱搭乱建的违建房。

  在整治过程中,全市注重做到“跳出整治抓整治”,通过复耕复建复绿,新增一批耕地农田,有利于推进农业现代化;新增一批林地绿地,改善了农村生态环境;新增一批建设用地,促进了农村公益设施建设;通过将“空心房”整治与村民集中规范建房有机结合,以新建村民集中住房点促进“空心房”拆除加速,又以拆除“空心房”为集中建房拓展建设空间。

  坚持不改变原始地貌。不挖山、不填塘、不毁林,保持集中建房点建好后地貌大体不变,保留村民记忆中的模样。

  坚持不大拆大建。尽量保留建房点周边房屋,只按照建房点风格进行简易风貌改造,让周边房屋融入建房点,形成整体协调的效果。

  坚持使用乡村元素。建房点多用本地建筑材料、果树点缀,使乡村住房与当地自然文化环境融为一体。

  截至今年11月,全市共拆“空心房”1077万平方米,腾退土地73020亩,实施复耕36252亩,有力保障了全市建设用地需求。“空心房”整治富余的土地增减占补平衡指标还在省级土地平台交易产生收益用于补贴农民。目前,全市“空心房”整治已补贴农民6.59亿元。

  岳阳县筻口镇释迦寺村复垦点是通过拆除一个“空心屋场”后腾出的土地,共17.9亩。现在,土地全部复垦为水田,并种上了水稻。农户付齐新说,他家的“空心房”拆除后不仅得到了补偿资金,并且复垦出1亩多水稻田,一年增加近3000元收入。

  在湘阴县新泉镇关公潭村,村民淳秋良说:“我把家里的老房子拆除,领了8100元补偿款,还分了2.5亩良田。”目前,该县复耕面积超过千亩,新增耕地均为水利设施齐全、旱涝保收的良田。

  华容县三封寺镇华一村、莲花堰村原是两个县级贫困村,通过规划和整治,农村“空心房”、空壳经济、空巢老人问题一起解决,成为省级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

  全市的农村“空心房”整治,还有一个鲜明特征,就是生动实践着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抓好沿长江、洞庭湖、湘江等区域环境治理。

  将面积较小、不宜耕种的“空心房”拆除后,作为绿化用地。云溪区路口镇枧冲村的“新风林”,便是按“宜绿则绿”原则建成,乡间小路旁也绿树成荫。

  屈原管理区在腾退土地上,建成天问城市森林公园、惠众田园综合体,大大拓展了绿色空间。营田镇拆除湖畔6栋“空心房”建成湿地公园。

  为了加大对江湖保护和开发,临湘市黄盖镇将沿黄盖湖大堤和长江大堤50米范围内360栋“空心房”全部拆除,打造出一条亮丽的沿江风光带。

  农村“空心房”整治,激发的是更持久的“三农”发展动力。

  刹歪风、治陋习、树新风以文明乡风滋养乡村之“魂”

  文化是乡村的灵魂,乡村振兴,乡风文明是重要标志。

  以前的岳阳农村,请客办酒名目繁多,每年人情支出,占普通家庭收入的1/3以上,低收入家庭的人情支出超过年收入的1-2倍。

  为切实减轻老百姓负担,全市铺开了“刹人情歪风、治婚丧陋习、树文明新风”专项工作,全面向人情歪风“开刀”。

  专项工作明确党委负主要责任,结合“美丽乡村建设”进行设计:移风易俗,促进“乡风文明”;绿色消费,促进“生态宜居”;建章立制,促进“治理有效”;减负减荷,促进“生活富裕”。重点落实“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不办”,殡葬改革和村容村貌整治,以期减轻群众负担、节省土地资源、保护绿水青山。

  过去,岳阳农村有厚葬的习俗。全市坚持把殡葬改革作为“刹歪风、治陋习、树新风”的突破口来抓,统筹推进殡葬改革,突出抓党员干部、公职人员、“两代表一委员”和非公企业主,以“关键少数”引导“绝大多数”。各基层党组织把“刹歪风、治陋习、树新风”纳入党员主题活动和党员评议考核内容,党员、干部向党组织递交承诺书。

  市纪委按照示范先行、分步实施的方式,在华容县、临湘市、屈原管理区全面铺开、整体推进专项工作,率先创建全市示范县市区。各级纪检监察部门成立专治办,组织开展“国家公职人员和党员干部操办婚丧事宜”专项整治行动;市纪委派出督查组,按照“四不两直”的方式直插村组进行重点督查。2017年先后查处党员干部大操大办38起,给予党纪处分37人。

  坚持以一村一策、一村一会、一村一约、一村一队“四个一”为工作抓手,推进村民自治,打通“治陋习、树新风”的“最后一公里”:

  岳阳楼区纪检监察部门对200余名党员干部进行了打“预防针”式的谈话提醒,同时鼓励群众举报违规行为;

  湘阴县成立乡村两级劝导队、乡镇执法队,去年共劝导新办婚事1120起、简办丧事1430起、劝导无事酒1387起;

  岳阳县倡导农村喜事丧事不燃放鞭炮,不使用一次性塑料餐具,去年取消寿宴、升学宴等800多起,减少塑渣炮屑近200吨;

  临湘市各乡镇全都组建了红白喜事理事会、文明新风宣讲队、文明操办互助队,推行丧事从简办理,全程协助家属操办报丧、出殡等事宜;君山区干部不办“升学宴”,教师拒赴“谢师宴”,学生以“一条短信送祝福”等表达感恩之心;

  云溪区八一村印发了《环境整治村规民约》、规范环境卫生“十守则”、文明公约“十不准”,签订房前屋后“三包”责任书。去年11月,该村被评为“全国文明村镇”。

  “治陋习,树新风”活动迅速普及全市。据不完全统计,全市新办婚事、简办丧事、劝导“无事酒”近4万件,节约人情开支26亿多元,新风尚开始深入人心。

  岳阳县新墙镇清水村村委会主任李军良的父亲逝世,丧礼没燃放一挂鞭炮,没使用一次性塑料餐具。

  平江县70岁的老党员钟彩仁主动将自己的“活人墓”平了,他说:“党员不带头,会被人戳脊梁骨。”他还加入了红白理事会,经常带领党员群众一起到村上的公墓山走走,宣讲公墓集中安葬的好处和补偿政策。在他的影响下,村里和镇上的党员也纷纷带头拆除“活人墓”600座。

  华容县三封寺镇通过“刹人情歪风、治婚丧陋习、树文明新风”专项工作,年户均人情开支从1.85万元降到了5550元。

  全市“刹人情歪风、治婚丧陋习、树文明新风”,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的典型经验,多次被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和人民网推荐。

  这是现代化的农村这是现代化的农村,,这是硕果丰腴的农村,这是充满朝气的农村。水净水净、村美村美、民富民富,农业强农业强、农民富、农村美的美好图景徐徐展现。巴陵大地巴陵大地,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引下,产业价值产业价值、生态价值生态价值、文化价值开始散发出无穷魅力开始散发出无穷魅力,为岳阳“大城时代时代””夯下坚实基石夯下坚实基石。(岳阳日报记者 苏小玲 刘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