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主站  |  湖南联盟站    注册    登陆
首页->我们的节日->端午节

龙舟竞渡——赛出传奇民俗的激情与野趣

来源:岳阳文明网 编辑:龙丽慧 字数:3153

  5月29日,农历五月初一,下午2时许,在临资口段近1公里的沿江大堤上,人头攒动,黑压压挤满了密密麻麻的群众。江面上,来自“四镇一乡”(新泉、岭北、鹤龙湖、湘滨、杨林寨)的30多条龙舟来往穿梭,冲锋抢滩,20多条彩船彩旗招展。水上岸上,呐喊声、鞭炮声、锣鼓声交汇在一起。
    “龙舟况渡,吊屈原之溺水”。岳阳湘阴是古罗子国属地,当地民间素有“端午赛龙舟,源自古湘阴”一说。
    每年端午,湘阴临资口、濠河、南门口、保合村等地,沿江百姓均会自发组织,沿例举行龙舟赛,自娱自乐,将民俗的激情和野趣,尽情地洒落在湘江河边。 

  

    冲锋抢滩:“得胜鼓”响 铳炮齐鸣
    湘阴龙舟竞渡,以临资口为最。位于新泉镇南岸咀、湘滨镇临资口和鹤龙湖镇南阳渡三地交界处的湘江河上,因西有资江支流资水在此汇流,故称临资口。此地水域宽阔,河洲上树木茂盛,浓荫蔽天,适合观看,加上临江浅滩平缓,水草丛生,适合龙舟加速冲滩,提升了这一运动的观赏性,使得临资口龙舟声名远播于长岳益三市。
    湘阴龙舟分为红、黄、白三色,湘江之东为红船,以南阳渡等地为主,湘江之西为黄、白船,黄船来自泚水以南的南岸咀、新泉镇,白船来自资水以北的临资口、和平闸、白马寺等地。
    当地百姓称红船为“鸭婆龙王”,尾部配有铳炮,比赛时放铳助威,认为鸭子听到铳炮响便会飞奔,寓意跑得快,红船在水中只要响了铳炮,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必须奋力划到岸。将黄、白两色龙舟称为“水蛇龙王”,认为水蛇听到铳炮响便会潜水,要用“闪篙”赶才跑得快,所以船尾没有铳炮,由一人站在龙舟中央,手执缠着彩旗的细长“闪篙”,吆喝着朝前进的方向挥舞。
    参赛的每条龙舟上一般都有36把桡子,上面写着奋勇前进、横扫千军等字语,另有两名指挥、一个舵工、一个炮工、两个锣鼓手。36名划手中,雄踞船头左右的两个划手称作“头桡”,俩人力气最大,平常都只擎着桡子,随着鼓声频频虚晃,未到关键时刻,俩人不轻易下桡。
    比赛时,锣鼓手按指挥者眼色行事,划手喊着“划哒、赢哒”的号子,挥桡的缓急随鼓声而定,称为“听鼓下桡”、“紧鼓带劲”。
    比赛时自由组合,自己邀请,既没有裁判,也没有奖励,但当地群众将这种自娱自乐的民间赛事发挥到了极致,冲锋抢滩接连不断。颜色不同的三两条龙舟在河中叫个板,打个手势,拉开阵势,便可以开始比赛。
    “得胜鼓”一响,便铳炮齐鸣,风驰电掣般的龙舟,牵动着千万群众好胜的心情,彩船上和沿岸上群众的呐喊助威声此起彼伏。在临近冲滩的关键时刻,吆嗬助战声和铳炮声震耳欲聋,龙舟所属村里的群众,高呼着“赢哒”,奔向冲滩地点。
    率先冲滩的龙舟,锣鼓手将“得胜鼓”擂得山响,划手们高高地挥舞着桡子,高呼“赢哒嘞”、“嗬、嗬,吆、吆……”落后的也不气馁,不服气般地猛揍着“得胜鼓”,另外找条船,再重新比一次。落后太远的,冲滩后禁不住村民的哄笑,便灰溜溜地敲着“太平鼓”走了。但无论输赢,回到村里,他们都会受到英雄般的欢呼,唱上几场花鼓戏。
    据悉,湘阴今年龙舟竞渡为近年来之最,临资口、濠河、保合三处比赛地点,参赛龙舟总数在50条以上。
    募资参赛:“宁荒一年田,不输一年船”
    湘阴水系发达,其民间龙舟竞渡,历史上曾出现过各种阵容,当地百姓归属什么船,均严格按照出生地为准,龙舟竞赛异常激烈,热闹非常,素有“宁荒一年田,不输一年船”之说。
    至清末民初,“红船”和“黑船”两大阵容旗鼓相当,年年争锋。上世纪三十年代,湘阴城北有个姓彭的殷实巨贾,全家都属红船,且是红船上的中坚分子,但后来住在了黑船地界。一年,眼看儿媳即将分娩,他唯恐孙子出生后属于黑船阵容,便不惜重金在红船地界买了一栋房子,让儿媳搬进里面生孩子,以保持全家人“清一色”阵容。
    每逢竞赛,均是“物以船聚,人以船分”。遇到要保密的事,纵是夫妻、父子,如不同属一船阵容,则互不通消息,出钱出力,也是各输所有,各为其船。看比赛时,同属一船的男女老幼聚集在一起,摇旗呐喊,鼓噪助威,宛如两军对阵,壁垒森严。
    当地村民将湘江称为大河,资江称为小河。老人们称,解放初期,龙舟赛还都是在小河内进行,与现在冲锋抢滩方式不同,比赛时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参赛龙舟或顺流而下,或逆流奋进,要想赢得胜利,需在超过比赛的龙舟后围着其龙头打一个圈,往往累得筋疲力尽。
    发展至今,龙舟竞渡虽然没有以前激烈与严酷,但村民的竞赛激情和对龙舟赛的喜爱丝毫未减。每条龙舟来自沿江各村,几天赛事下来,包括唱戏在内,一条龙舟的花费在10万元左右,县里每条龙舟补贴仅2000元,但在每年春节前,
村民便已募齐来年龙舟赛的资金。有的是每家每户平摊,有的是村民按自身经济条件自愿出资,有的是由每两个村民小组轮流包办一次,有的是当地爱面子的大老板全额包办,如今年鹤龙村3个老板就凑了27万,杀猪宰羊,大操大办,引起周边村民羡慕。
    每年的4月下旬,村民们便紧锣密鼓般开始张罗,旧时称为“立坛”,确定班子,添购物资。在龙舟下水前,他们会将龙舟油饰一新后,再用猪油、蒜泥等将船底船边擦得油光闪亮,以增加滑度,减少阻力。
    在鹤龙湖江洲村张贴的龙舟赛事人员安排单上,财务、采购、仓管、后勤等人员安排一应俱全,分工明确。68岁的老人谭再根笑着告诉记者,只要是说赛龙舟,村里的老百姓会家家户户掏钱,即便是村、组修路,老百姓掏钱也没有比赛龙舟募资来得爽快。
 
   亮灯鸣鼓:“庆船”“正船”古老神秘
    湘阴龙舟竞渡时,沿袭着一些古老的仪式,充满着神秘,就连当地村民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经过历代相传,已在村民心中形成了自然的习惯。“庆船”,便是其中的一项。
    自农历4月28日龙舟“出庙门”下水,至五月初五龙舟赛结束,每天太阳刚落水,上了岸的龙舟便会“亮灯”,从龙头至龙尾挂着白炽灯,当地村民称为“庆船”。自鹤龙湖镇至临资口大桥的公路两旁,有龙舟搁浅的地段,均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5月30日晚上8点,在临资口附近的南阳老汽渡码头,3条龙舟静静地卧在堤岸边。江岸远处,锣鼓、鞭炮阵阵,龙舟上的灯光在黑夜里显得格外醒目,与临资口大桥上的路灯一起,点点灯光倒映在江面上,被拉得老长,像一匹匹金色的绸缎。
    说话间,一台拖拉机和一台三轮车敲着锣鼓,相继来到岸边,村民高喊着赛龙舟时的号子,刚刚在此嬉闹的一群孩子也欢呼着返了回来。安上龙头,装齐桡子,插上红旗,摆好锣鼓。一切就绪,安龙头的长者高声喊道: “开始了!永伢子,来打鼓!”
    “咚咚咚咚锵……”刚才敲锣打鼓嬉戏的两个孩童,操起鼓槌,铆足了劲,敲响了“得胜鼓”的节奏。顿时,堤岸上鞭炮、礼花、火铳齐鸣,村民呐喊着“赢哒”。没有任何仪式,放完鞭炮,得胜鼓毕,庆船便礼成。
    当地的老人们说,龙舟在每年的农历4月28日“出庙门”,这一天龙舟会下水,检验班子,称作“齐桡”,相当于比赛前的热身。初一、初三、初五是“正船”,进入正式的比赛。
    在“出庙门”的前一天晚上,都会沿例“退煞”、“祭龙头”,是一年中村里最热闹的时候,村民会倾巢而出,前往江边的龙王庙参加祭祀祈福,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并为龙舟搭上红布,称为“搭红”,希望该龙舟赢的意思。与“庆船”一样,当地百姓对于“关龙头”的由来同样说不清楚。
    也许,就像其他许多古老的民俗文化一样,对于傍水而居的当地村民来说,端午龙舟竞渡,就是这样在这种潜移默化中慢慢渗入村民的血脉,代代相传,经久不息,历久弥香。 (文/记者 王 金 图/汪 鹏 王 金 )